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大学者、素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与孙建先生再商榷  

2012-03-06 14:09:55|  分类: 逻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建先生的《沧州枣话》一书曾引起沧州读者的广泛关注,我现在对我当时不知怎么搞的竟然没有跟风后悔不已。刚才吃午饭时又想起了这本书,赶紧拿出来边吃边翻……ou!我噎着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水浒传》上说:“吃饭防噎,走路防跌。”意思是,吃饭噎着和走路跌倒都得自己负责任,谁也赖不着,因此要“食不言”(孔圣人语),走低头(俗话说:“抬头老婆低头汉,腆着脸的老婆真不善。”)。幸亏我眼前有杯不热的水,我喝了几口就没事了。你说,万一要是我眼前没水或是只有热水,那么即使我噎不坏胃也得给烫坏呀。这传出去多寒碜呀,谁都得说我吃饭没出息,没人会怨孙建。顺便透漏一个秘密:我就爱边吃饭边看书。除了今天以外,还从来没噎着过。沧州有句老俗话叫“yangbujiaozi(仰面朝天地躺着)喝粘粥——练的!”但是今天为什么噎着了呢?这只能怨孙建。当然我也就落个说,这摆不到桌面上。别说是噎个大红脸,就是噎死也是活该,在孙建那里一分钱也赖不来。

  孙建在《沧州枣话》第17页上说:“有时甚至我想,鲁迅先生在《朝花夕拾》中的《秋夜》一篇,写的也许就是梦境中的沧州,因为‘在我的后园’,也‘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孙建先生把“有时我甚至想”或者“我有时甚至想”写成“有时甚至我想”(“甚至”,连词,这里的作用是连接“我”与“想”,表示强调),把本来出自《野草》的《秋夜》说成是《朝花夕拾》中的,这些都是不应该出现的失误,因为孙建是学者,学者应该严谨。但是这种因疏忽而导致的词序颠倒和引文失当毕竟还是可以容忍的小错误,而孙建下面这个错误就令我失望到了极点:“(《秋夜》)写的也许就是梦境中的沧州,因为‘在我的后园’,也‘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不是牵强附会吗?!牵强附会是学者的大忌!!!众所周知,《秋夜》是鲁迅在北京时写的。可见即使牵强附会地联想《秋夜》中的“我的后园”,毫无疑义,它也是在北京的北边。而沧州在北京的南边。所以作为学者的孙建绝对不能说“《秋夜》写的是鲁迅梦境中的沧州”,就是在前面加上限制语“也许就是”也不行。再说,《秋夜》是散文诗,除非有陈寅恪、郭沫若那样的学术功力,任何人都不能拿它来证史。

  严谨、证据不足不轻易下结论,是我国学人的优良传统。这个传统还是不丢为好。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