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我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意识流)  

2014-06-15 15:02:22|  分类: 自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我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绝对不是夸张或比喻。
  2004年10月的一天傍晚,下班后我骑自行车回家。向东走在104国道输油公司路口东徐官屯村北时,与我并排骑车的一个在我左面的小男孩突然加速向右拐,我猝不及防,为避免被拐倒,不由自主地也随着他向右拐,在这条通向徐官屯的下坡路(土路)上,我与他又并排走了足有二十多米——如果是个大人,我非得嚷他几句不可;然而,人家还是个孩子,不打手势就不打手势吧。等我拐回来向东没骑几米,就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由此向东大约三四十米处是一个十字路口——从北面向西拐过来一辆拖拉机,这辆拖拉机突然失控了,它应该在路的北面走,却走在了路的南面,车上的司机直嚷:“闸、离合怎么都不管用了!”吉人自有天相啊!我要不是被那个小男孩裹挟着向南拐,就得被这辆失控的拖拉机撞个正着,不死也得残废!
  2007年雨季的一天傍晚,正下着雨,我一个人从公交车上下来,在路的东面从南向北走,在吴官屯村第一公共厕所(一到吴官屯村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个大厕所)向东拐弯时,为躲避路旁的积水,走得稍微靠外了点儿,这时后面突然来了一辆厢货车,也沿着这个水洼向东拐弯,它的一个车脚从我的左脚面上轧了过去,我当时的反应是脚面肯定得粉碎性骨折,车上的司机肯定觉出轧着我了,因为它在轧完我后,突然加速,跑了!气得我直骂大街,我停在了那儿,一动也不动。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呢,等我稳定了下来,见肇事者已经逃逸,只能自认倒霉回家——然而,奇迹出现了:我的左脚尽管感觉和左脚不一样,但并不疼,走路也不碍事——我的左脚竟然连根汗毛都没伤着!
  以后还有一次,也是雨季,但不是傍晚,而是早晨。我没赶上村里的首班公交车,走着去输油公司去坐公交车。快到输油公司时,后面来了辆前李寨到沧州市的客车,我一招手它就停下了。我一上去就问:“终点站是哪儿?”“车站。”“不行,我还得倒车,就不值得了,我下车。”司机打开车门,也不停车,就让我下车,我下车时不仅摔倒了,我的一只脚还被轧了一下,他母亲的!这辆车当时也没停车。行笔至此我又想起来一件事:1994年的春夏,我和媳妇曾多次带着我的大儿子去天津儿童医院看病,在天津无论那一辆公交车上都有人给让座。比如一次在棉四宿舍上了95路电车,车上的人挤不动,媳妇抱着孩子没站一会儿,一个背着书包的看气质是大学生的女孩就站起来给她娘儿俩让了座。等下车后,媳妇对我说:“忘了,没把座位再还给那个女大学生。”别看天津市这么文明,沧州市就是另一个世界了。1995年夏天一个气温起码也得有三十八九度的中午,我们三口子从沧州地区医院开生二胎的证明回来,在汽车站与几十号人一起等前李寨的客车,等了起码得有一个多小时,终于等来了。人们像地震逃生一样向车上挤,媳妇说:“你快挤上去给俺娘俩占个座。”我说:“不用,准有人给你让座啊。”最后我们上了车——我是背着手最后一个上去的,全车的人对她娘俩都视而不见,直到吴官屯下车,一个让座的都没有,她抱着孩子整整站了一道——左手抱孩子,右手逮着头上的铁棍(这小子不让我抱,只让她妈妈抱)!以后我一以己度人,媳妇就拿这件事讽刺我——起码得有好几十回了。
  今天上午十一点3分左右,我骑电动自行车从西向东过人民商场路口时,正赶上红灯,我在距离路口七八米处的树荫下等红灯。绿灯一亮,我就开始走。等我走到路口时,突然前面包抄过来一辆高档的吉普式白色轿车向南拐,我本能地捏闸,尽管闸相当得灵,车停下了,我的双脚也着了地,但是由于这辆轿车开得实在是太快,我的左胳臂肘还是被车挂了一下,我的左脚还是被轧了一下——从我的脚面中间边上到小脚趾、紧挨着小脚趾的那个脚趾(无名趾?)这个面上轧了过去,当时感觉胳臂肘和脚面、两个脚趾头都疼,已经拐过去的那辆轿车在六七米处停了一下——也就三四秒的样子,突然加速逃跑了,当时我被吓懵了,也忘了没记车牌号。等我过了马路,我一看,发现胳臂肘破了一点儿皮,稍微有点儿疼;左脚倒看不出伤的痕迹,只是那两个脚趾头和脚面麻酥酥的。至今——14点41分,我的左脚面还是麻酥酥的。
  2011年10月初的一天早晨。我骑电动车从东北向西南在过北环(原名)和清池北大道路口时撞上了一辆从东南向西北闯红灯的一辆二轮电动自行车的车尾,我从车把上蹿了出去,实实着着地摔在了地上,左腿先着的地,后腿后着的地,左膝盖破了,皮没有了,只有在渗血的嫩肉,裤粘在肉上,疼,走路时最疼。这个肇事者也逃之夭夭了!
  头上三尺有神灵!我有神灵保护!我是由特殊材料制成的!我没有留下一点儿后遗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吉人自有天相!!沧州人给我的这些印象将会刻在我的脑子里,以增加我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经历就是变化,回忆自己的经历,就是为了弄清自己变化的轨迹:今日之我已不是昔日之我,昔日之我怎么就变成了今日之我?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