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关于我

所有权利保留,网转请注明出处,纸媒使用请支付稿酬。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十六七或十七八岁的性格忧郁的少年的思想特征  

2015-05-24 17:17:05|  分类: 人生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泽厚对十六七或十七八岁的性格忧郁的少年的思想特征分析得太准确了。
  (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有憧憬和悲伤的。但它是一种少年时代的憧憬和悲伤,一种“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的憧憬和悲伤。所以,尽管悲伤,仍感轻快;虽然叹息,总是轻盈。它上与魏晋时代人命如草的沉重哀歌,下与杜甫式的饱经苦难的现实悲痛,都决然不同。它显示的是,少年时代在初次人生展望中所感到的那种青烟般的莫名惆怅和哀愁。春花秋月,流水悠悠,(黄智按:一读这两句,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人生在世,如泛扁舟,俯仰天地,容与中流,灵屿瑶岛,极目悠悠”[宗白华:《中国诗画中所表现的空间意识》]。)面对无穷宇宙,深切感受到的是自己青春的短促和生命的有限。它是走向成熟期的青年时代对人生、宇宙的初醒觉的“自我意识”:对广大世界、自然美景和自身存在的深切感受和珍视,对自身存在的有限性的无可奈何的感伤、惆怅和留恋。人在十六七或十七八岁,在似成熟而未成熟,将跨进独立的生活程途的时刻,不也常常经历过这种对宇宙无垠、人生有限的觉醒式的淡淡哀伤吗么?它实际并没有真正沉重的现实内容,它的美学风格和给人的审美感受,是尽管口说感伤却“少年不识愁滋味”,依然是一语百媚,轻快甜蜜的。永恒的江山、无垠的风月给这些诗人们的,是一种少年式的人生哲理和夹着感伤、怅惘的激励和欢愉。你看,“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你看,“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这里似乎有某种奇异的哲理,某种人生的感伤,然而它仍然是那样快慰轻扬、光昌流利……。闻一多形容为“神秘”、“迷惘”、“宇宙意识”等等,其实就是说的这种审美心理和艺术意境。(李泽厚:《盛唐之音》,1979年前)
  新的生命、新的心灵对新的人生、新的世界的憧憬,却仍然是这(五四)一代[青年]的“思想情感形式”和人生观的主要标志。在理论、思想上,五四前后出现了那么多的五花八门的“主义”、学说、思潮,弥漫一时。在文学上,抒发胸怀而不成系统,倾吐心臆而尚未定型,散文或散文似的新诗便成了此代心魂的最佳的语言寓所。“如同它的新鲜新诗一样,我总觉得,它的内容也带着少年时代的生意盎然的空灵、美丽,带着那种对前途充满了新鲜活力的憧憬、期待的心情意绪,带着那种对宇宙、人生、生命的自我觉醒式的探索追求。刚刚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之后的二十年代的中国,一批批青年从封建母胎里解放或要求解放出来。面对着一个日益工业化的新世界,在一面承袭着故国文化,一面接受着西来思想的敏感的年轻心灵中,发出了对生活、对人生、对自然、对广大世界和无垠宇宙的新的感受、新的发现、新的错愕、感叹、赞美、依恋和悲伤”(李泽厚:《宗白华〈美学散步〉序》,1980年冬)。“这样一种对生命活力的倾慕赞美,对宇宙人生的哲理情思”(同上)便是中国现代的Senti-mental,是黎明时期开放心灵的多愁善感。它具体表现为敏感性、哲理性和浮泛性的特征。(李泽厚:《二十世纪中国大陆文艺一瞥》)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