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穷乡僻壤  

2015-06-04 15:31:43|  分类: 三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穷,任丘富,沧县chèn个大粮库,□□要饭迈不开步,□□拉粑粑提不上裤”。这是过去沧州的一句老俗话,它说明过去的沧州,除了今天的任丘和沧县(仅指今天的沧州市区)比较富裕外,其它县市的大部分人穷得吃不上饭。可以说,由于过去的大部分沧州人饿怕了,因而争秋夺麦就逐渐成为许多沧州人的一个遗传基因。这从我亲眼见到的农民一进小满就“犯神经病”可以得到充分的证明。
  今年6月6日才是芒种,但是新华区小赵庄乡赵官屯的人30日就开始收割连7分熟都不到的麦子了。徐官屯、吴官屯的人紧随其后,这两个村的人从6月1日也开始往家里拉鲜泡——又青又嫩的麦粒在手里一捏就成了一个扁饼子。这三个村的人一看见麦子开始壮粒就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担心万一下大雨麦子受病可就坏事了,万一下雹子颗粒无收可就傻眼了,管它熟不熟赶快往家里抢吧。得减产多少啊!这不是犯罪吗?!
  按理说,纬度高的地区比纬度低的地区麦收晚。但是,许多沧州人就是不按常理出牌,沧州的纬度比衡水高,但是沧州每年的麦收都比衡水早十天以上。今天(6月4日)赵官屯、徐官屯、吴官屯的麦收就已经基本结束,而我的一个同事的老家——衡水阜城大白乡的麦收——还没有开始——预计在十天以后开始。衡水农民收获的是充分成熟的小麦,稍微一了就可以入炖或者卖掉。而沧州这几个村的麦子每年都得玩命地晾——即便天阴得像个水铃铛似的也得抱着侥幸(觉着雨不一定下起来)心理把麦子在公路上摊得薄薄的透气——否则,麦子就捂了或者发芽长毛了。麦收期间每次下雨,这几个村都有用麦子摊煎饼的人家——下着雨割麦子的、堆麦子的、盖塑料的、捂大被的,麦子被大水冲走的、被大风刮走的,……惨不忍睹。
  严格地说,一般地说,只要不下雹子,下雨对小麦不会造成任何危害,老辈子传下来的经验没有丝毫的科学道理。实际上,沧州一到夏季,下的雨多是锋面雨,即便下雹子也是一条线,面积不会大;再说,麦收期间下雹子的概率很低。所以,为了不减产,为了面好吃,麦子还是熟透了收好。
  当然,这个理沧州那几个村的人也不是连一个知道的也没有,只是人在风中被裹挟着不得不那样做——人家割,咱也得割,否则联合收割机走了,就只能人去割了。这是沧州麦收早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归纳第一段可以说沧州人麦收开始得早是历史上形成的一个风俗习惯。
  我写此文的目的是什么呢?主要是为了说明,由现在沧州人的表现可以推出过去的沧州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地方,不是今天某些沧州文人吹嘘的什么富得流油的诗书之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沧州文人应该实事求是地叙说沧州的过去——过去的沧州是最典型的穷乡僻壤,即便在北京为全国都城的元明清时期也是这样。
  顺便说一说,任何归纳都会有遗漏。尽管总起来说过去的沧州一穷二白,但过去的任丘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才辈出的人文渊薮、官宦之乡,如任丘的边姓从古到今都人才辈出。而与任丘的边姓(还有静海的边姓)同属一支,而且是同一个时期迁移过来的沧州新华区吴官屯的边姓相对而言就逊色许多——虽然世代书香,但功名俱未显。可见,不管遗传基因多么优秀的家族,如果生活在一个一穷二白的落后地方,也会被耽误和埋没——“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环境,环境,全是环境造的孽!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