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体泽坐自捐  

2016-02-27 16:33:39|  分类: 人生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士衡的《长歌行》:逝矣经天日,悲哉带地川。寸阴无停晷,尺波岂徒旋。年往迅劲矢,时来亮急弦。远期鲜克及,盈数固希全。容华夙夜零,体泽坐自捐。兹物苟难停,吾寿安得延?俯仰逝将过,倐忽几何间。慷慨亦焉诉,天道良自然。但恨功名薄,竹帛无所宣。迨及岁未暮,长歌承我闲。(《文选》)
  黄智按:
  孔子:“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屈原:“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庄子:“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人是让时间给腐蚀掉的,人就是安坐着也会受到时间的侵蚀,所谓“体泽坐自捐”。战国屈原、西晋陆士衡(261—303)等中国古人“体泽坐自捐”的思想,欧洲直到19世纪才被比利时存在主义剧作家梅特林克在《日常生活的悲剧》一文中阐述出来。
  中国人对时间流逝的悲剧意识至苏轼才被彻底扭转(《老子》《庄子》中仅有萌芽):“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