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对“名+的+动或形”词组的解释应该适可而止。  

2016-03-06 16:48:29|  分类: 语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语法的历史变化中,即使是外来的欧化句式往往也是激活或发展旧有的格式,例如古汉语中就有取消句子独立性的“主之谓”结构做主语,如“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左传·僖公四年》)。到近代小说中,“名(名词性词语,下同)+的+动(动词)”结构做主宾语已经出现,“五四”以后在欧化影响下,像“这本书的出版填补了空白”,“我们要重视人才的培养”一类句子更多地运用在书面语中。(周一民:《现代汉语》第223页)这段话给了我启发。
  由修饰语和中心语构成,前面的修饰语修饰、限制、说明后面的中心语的名词性偏正词组叫定中(定语—中心语)词组。有的学者认为,有些在定中词组里做中心语的动词或形容词,只要它在句子中做主语或者宾语,它就名词化了(不再是动词、形容词而是名词了)。尽管一些学者比如朱德熙、卢甲文、马真等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有力的反驳,认为它还是动词、形容词不是名词,但所阐述的理由还不充分,还没有把对方完全驳倒,那种观点至今仍能存在、仍有市场。说实在的,这种概念游戏对研究汉语意义不大,但不做个了结还不行,它还会徒耗一些学者的宝贵时间和精力。应该承认,给词分类的目的就是为了讲语法方便,所以,任何词都要尽量不让它兼类,实在没办法归为一类再让它兼类;但关键是为什么不让它兼类,要说清楚,理由要充分。
  “名词、代词或名词性、代词性词语+的+动词、形容词或动词性、形容词性词语”(以下简称“名+的+动或形”)这类词组为什么非得理解为定中词组呢?既然古代就有取消句子独立性的“主之谓”词组做主语,既然近代以来取消句子独立性的“名+的+动或形”词组做主宾语一直被广泛使用,为什么不从传统出发、不从实际出发,把它们理解为主谓词组呢?如果理解为主谓词组,所有那些无谓的形式主义的动词或形容词是不是已经名词化的争论都可以取消或避免,何乐而不为呢?
  虚词不是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对虚词的研究并不是没有止境的,对助词“的”的研究尤其是这样。在现代汉语的句子中做主宾语的“名+的+动或形”词组,其中的“的”,类似于古代汉语中用在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并起凑足音节作用的助词“之”,这样,该词组自然而然地就应该理解为——主语“名”在前,被后面的谓语“动或形”陈述的主谓词组,这已经说透了,没必要再接着往下说已经变成了什么偏正词组——况且这也不是偏正词组,做主宾语的主谓词组是一个整体,主谓一样重要——没有偏和正。解释要恰到好处,就是要知道适可而止;否则受累不讨好,越说越糊涂。
  例句:
  祖国的强大是我们的心愿。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微笑
  王老师的耐心辅导给了我很大帮助。
  对方的拒绝合作使谈判进入了僵局。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