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自干五、大丈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闲余何事觉身轻?  

2016-07-04 17:49:11|  分类: 品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来,清新的气味在翠色的苇荡弥漫。有些凉意的洼里,鸟儿的喧闹从绿苇过滤后更加清脆。地鵏,也称大鸨,何时飞来落在洼边的麦田边,洼里人多年没有看见这七八只同时飞来的情景了。……
           ——张华北:美文《地鵏华彩》,《3811320067015704》2016年6月30日
  黄智按:“”,这个字除了张华北先生,我敢说全沧州市再也没有一个人认识!标题中用、正文中高频率地用这么一个冷僻的字,除了让人觉得作者在卖弄学问,不会有别的感受。对这类抒发小情趣、小感悟的小散文的看法,见仁见智,但只要不隔,作者就有权自恋地赞其为“美文”,对此读者无权指责;但是,只要隔,读者就有权定其为“涩(难读,难懂)文”,对此作者无权干涉。读不几句,就出现一个查字典都查不着的不认识的字,这难道还不算隔——还不算涩吗?岂止是隔和涩,简直是烦人!地鵏华彩,一言以蔽之曰:烦人的涩文。我才疏学浅,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与“烦人的涩文”所指相同但要受听一些的能指,如有冒犯,还请张先生海涵。
  这个字究竟该怎么解?凭什么说它就是“大鸨”?说它是“大鸨”在古文字学家和鸟类学家中达成共识了吗?如果还没有,就不宜在媒体上随便宣扬;否则问题严重,贻害无穷。
  张先生的散文,缺点主要是不流畅,限于时间,点到为止,就不进一步展开评析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