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大学者、素士。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听商隶君教授讲李商隐的诗)  

2009-01-11 13:30:20|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九点前去图书馆四楼听商隶君教授讲李商隐的诗。听众除我之外,多是老态龙钟、步履蹒跚之人,我觉得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尽管我平时偶尔也会遇到把我当作五十岁左右的眼拙之人,但我非常确信自己在思想上绝对还是个青年,我一般是不愿和思想保守的人切磋的,但由于我非常仰慕这位唐诗研究专家,徘徊在门外到开讲前的最后一分钟,还是进去了。座位已占了一半,会场弥漫着暮气。我在一个从神态上看思想像比较年轻的人旁边落座,开始聆听商教授精彩的解说。商教授语调抑扬顿挫,给小李诗赋予了崭新的时代内涵,并用法国丹纳的艺术论来印证中国诗“学”,并发现李诗中有“意识流”等表现手法。还穿插了优美诙谐的话,用古人含蓄内敛隐秘的爱情表达方式来批评现代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像动物似的表达爱情。确实讲出了新东西,把唐诗研究向前推进了一小步。不过,我看不到听众会心的表情,我观察到的都是些惊叹痴呆不得要领麻木的神情。水平如此之高的商教授,无非是对没有乐感的耳朵弹琴,起不了任何实际的作用。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大约十点多来了一个小女孩,一个略微带点古典气息,但总体上是现代科学气质的小女孩,给毫无生气的会场带来了点儿微茫的希望。但是,商教授并没有讲现在该如何吸收借鉴古代诗歌的有生命力的技巧、语言和思想。唉!别强人所难了。每一个时代的文艺都有最适合自己时代的最好的新的表现形式。唐诗再好,也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一样,只能在博物馆里靠专家学者发思古之幽情了。中国现在的诗歌创作和欣赏,还得从胡适先生接着讲。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