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州黄智,中国民间第一博、学者、国宝。

法律和政策是我的纲领,党中央和国务院是我的向导,为实现中国梦而献身是我的崇高愿望

 
 
 

日志

 
 

不作赘论,不以简害真,不以美害真、不求美舍真。  

2017-09-17 14:31:06|  分类: 悟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一生是不断以今日之我否定昔日之我的一生,起码到现在是如此。我以前对此类问题也感兴趣,但我现在认为它即便不能说毫无意义,也能说可有可无。“登瀛桥”中的“瀛”最初究竟是什么意思已经没法知道了,因为起名者已死,无法对证;其实,不必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因为它已成为一个专有名词,就像“北京”、“天津”等专有名词一样,这三个字都是语素而不是词,这三个语素合起来才是一个词。所以,先生关于“瀛”的辨析,虽有根据、也很精当,却是赘论
  学术必须有考据,否则就没有说服力。考据简洁、活泼也好,繁琐、沉闷也罢,都为的是证明论点。一切以有说服力为转移,该繁琐就繁琐、该沉闷就沉闷,该简洁就简洁、该活泼就活泼。因为学术与文章是并不同归的殊途。当然,即便是学术性的文章,也应该尽量写得简洁、活泼,为的是增加可读性;但是,学术追求的是真而不是美,不能以简害真——只有观点而没有论证,更不能以美害真、求美舍真。艺术追求的才是美,学术与艺术不能混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